当前位置:苏州千亿国际 > 游记攻略游记攻略

石公山游记丨石公幽境深,桂子飘香远发布时间:2015-10-15 发布人:admin

一脚跨进石公山,这磅礴的山石与浓郁的桂花香激起的感官的新奇,让人不免收回杂乱思绪,只想入内一探究竟。

桂花香

石公山实在是一座袖珍的山,海拔仅仅49.8米,只是一个小丘。但是,山虽极小,却多巨岩绝壁,竟然叫人心中油然产生“雄奇”二字。

石公山

石公山何时开始成为旅游胜地已不可考。只知在这里留下足迹的文人雅士不胜枚举,譬如唐代的白居易、陆龟蒙、皮日休,宋代的李弥大、范成大,明代的高启、唐寅,清代的俞樾,近代的民国元老李根源等。这些名人在此山留下了诸多诗词歌赋刻石记游,让这座小山平添了诸多人文气息。明朝诗文大家袁宏道云:“西洞庭之山,高为缥缈,怪为石公,丹梯翠屏,此石之胜地。”由此看,历来石公山就被视为西山景色佳处。

一路循着花香,进山公山山门,循右手,转过一个山脚,太湖湖光扑面而来。前面山道分两叉,一条贴近水面,水榭临水,廊道蜿蜒,水面芦苇丛丛,鸥鹭翔集;一条山道贴着山脚,怪石嶙峋,山上亭阁飞檐灵动,如振翅欲飞。

庭院

庭院

循山脚山道前行不远就是归云洞。归云洞是断崖下的一个裂缝洞,由地壳变化时岩层挤压而成,洞口略呈长方形,上方有“归云洞”三个厚重的行楷大字,是明代人严瀓所书。洞中有送子观音石像一尊,2米多高,就山石原形雕琢而成,形象生动。洞壁多有摩崖石刻,其中有一方小字行楷是尤侗的墨宝。尤侗是个明清之际的大才子。可惜此石刻保护不善,已经漫漶难以辨认了。

归云洞前有一面湖的碑亭,亭内有御碑一通,书“敬佛”二字。细细辨认,这是清顺治帝的御笔。

云归洞

归云洞前香烟缭绕,香火颇盛。桂子树上挂满祈福的红丝带,明艳动人。归云洞再前行不远,有一小小院落,就是浮玉北堂,三开间敞轩一座。因石公山葱翠玲珑,如浮在太湖上的一块碧玉,所以以“浮玉”命名。据说这里旧时是寺僧招待女施主的场所,如今则是品茗观湖的茶室。四周桂花飘香。

桂花飘香

浮玉北堂前行不远,有断崖如刀砍斧削壁立,崖上一亭翼然,这就是来鹤亭。石壁上凿出石级,可以直上崖顶的亭中。相传建亭时,有一群鹤从西湖的放鹤亭飞来,见到青山绿水,便栖息宿夜,故亭名“来鹤”。亭柱上的对联“虹飞霞际落,鹤舞镜中回”,系当代著名书画家吴劷(从反文)木所书。亭位于危岩之上,气势不凡。亭后有古柏一株,苍劲挺拔。悬崖脚下有“鹤池”一方。

一路上香气四溢。树木与藤蔓沿着墙石生长,使得石公山充满生命的力量。

屋檐

屋檐

石头有没有生命,我不能说,但是自然是充满生命力的,它的鬼斧神工令人惊叹。譬如一线天。

从来鹤亭崖下前行,就到了一线天。只见一小小石坊,上书“一线天”三个大字,这是当代书家谢孝思题写的。进石坊,循山道,见一巨岩壁立,中间如同斧劈一般平空一道裂缝,这就是一线天了。从一线天上行可以直达山顶,但是太过危险,年老者不建议涉险攀援。

一线天下面的石级穿过一座石拱桥,一溜下坡,直达湖边。回望拱桥高在半空,石级陡峭壁立,气势逼人。再看湖边,波光粼粼,帆影点点,芦苇扬扬,与水榭小道相映,空气里弥漫的都是浓郁的花香,这里是石公山景色绝佳处。

一线天再前行就是云梯,这是一道石头屏障,气势雄浑。“云梯”两个大字也是明人严瀓所书。

云梯

在云梯前方面湖的石亭就是观赏石公山胜景“日月双照”的所在。据说每年农历九月十三傍晚,会出现“日月双照”的奇观:夕阳西下,湖面上波光粼粼,如满湖洒金;月华东升,挂在崖顶,蔚为奇观。

石亭

在幽静磅礴的山石边,看日出日落,有一种大气的苍凉。

日落

从云梯折过山脚,循石级下行,就是明月坡了。明月坡是吴中独一无二的奇观:一面微微倾斜的石坡,光滑如明镜,直插湖中。这面石坡面积达5600平米之广,地质运动自然形成,至今石上尚可见板块滑动的痕迹。明月坡背倚绝壁高崖,面临浩瀚大湖,长年雨水和湖水的冲刷,更使石坡如明镜般莹润。如此石坡,实为仅见。日光下,石面犹如波光。这里就是历代文人墨客赏月的绝佳去处。

明月坡

过明月坡不远,有梵宫庄严,这就是石公寺。石公寺原名石公庵,始建于何时已不可考,只知道明代已经香火很盛,清后期诗人、叛逆思想家龚自珍曾游览此寺,有诗文纪胜。石公寺后来却因少林僧海灯法师而出名。上世纪五十年代中,海灯云游四海,偶然来到石公山,见此山甚是清幽,便驻锡于石公寺,一住就是十余年。1967年,文革乱起,海灯法师不堪其扰,于是被迫离寺归四川江油故里隐居。文革后,1980年,海灯被少林寺聘为首座。后也曾回石公山小住十日。海灯法师精禅理,为沩仰宗传人;武学出少林门下,以二指禅和柳叶刀绝技驰名武林;兼通诗文、医药,平时常施药济世,泽惠乡里。如今石公庵尚留有海灯法师练武的梅花桩,和法师的灵骨塔。

石公寺

绕着石公山走一圈,被其幽静深远的环境感染。不免感叹这些石头经历风雨,却屹立不倒,承载着岁月的打磨,显现着自然的生命力,多么神奇。